62sds.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蠱惑

蠱惑
上一篇:媽媽的菊花下一篇:寵溺的寶貝女兒

第一章沈默的開始



陽光斜斜地照在昏暗的樓梯上,外面其實還是陽光燦爛,但這座老樓,缺少窗戶,又兼之樓向不正,早早便進入了睡眠狀態。據說,這是剛解放時建的,曾經作為市委家屬住宅,唐山大地震之後,經過修補,現在住在?面的多是平頭百姓,不少是出租給了外地做小生意的人。

晶就出生在這?,所以他沒覺得有什麽不適應,時間可以讓人適應一切。

高中三年級的他,個子不高,身體很勻稱,頭發中長,圓圓的孩子臉很稚氣,但沈默寡語,有著同齡人少有的老成,正因為他內向的性格,他的父母才放心讓他一個人生活,不至於出什麽亂子,事實上,他的父母都在美國,本來是她母親在那?打工賺錢,一年前,她給自己的兒子和丈夫辦好了簽證,但晶說什麽也不去,至於為什麽,他也沒有明確的理由,只是覺得去另一個國家去做二等公民沒什麽意思,他寧可守在這個又臟又亂的破房子,於是他借口要上完高中,要留下來,他的父母拗不過他,只好答應。別看他年紀不大,但從小不和父母生活,所以很獨立,決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他母親總說他和他父親是一個模子刻的,又蔫又倔。本來這個家自從他母親出國後,就不象個家了,母親給他和他父親辦簽證,也是出於義務,他可以明顯的感到自己父母已經不會再在一起了。

很多時候,他感覺自己是個孤獨的人,註定沒有人關心愛護,小的時候住在外地的姥姥家,直到九歲,姥姥說他不聽話,不服管教送回了父母的身邊,從小淘氣的他在飽受父母的身體管教後,變了一個人,每日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他母親說他是天生的冷血動物。

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他下意識的想躲開他的父母,躲開人群,這破舊昏暗的破房子,是他的避難所。

把兩提袋剛買的菜放在地上,把手伸進口袋?摸索著鑰匙,自從兩個星期前學校放暑假以後,隔四五天去自由市場買菜是他主要的戶外活動,其余的時間,他寧可看看書,累了就收拾屋子,洗洗衣服。

根本不用看,憑手的感覺,他很容易就找到大門的鑰匙,打開鎖,?面過道很黑,也很窄,除了廚房的門以外,沒有任何地方可以透進光來。因為這是夥單,三家人和住,所以,個自在過道?按燈,開關在個自的房間?。

其實,晶根本不用開燈,他對這?太熟悉了,熟悉到閉上眼都可以的程度,他住在左面的屋子,右面還有有兩個房間,靠大門的這個已經三年沒有人住了,這樣的空房子在這?很常見,他也沒看見過有人來過這?。?面的那個房間和他是對門,半年前,搬來一個女醫生,25歲,叫齊眉,一米七二的樣子,很豐滿,長圓的臉,皮膚很白,眼睛很美,但眼角有些上吊,嘴唇很薄,所以無論什麽時候,都是一副很嚴肅,很嚴厲的樣子。

事實上,晶對這個女鄰居了解的更多,知道她醫科大學畢業,學藥學,在桃園醫院做醫生,甚至知道她AB血型,精確體重52.05公斤,最近正失戀,前男友叫何墨。

但他和她沒有說過一句話!他之所以知道這麽多,是因為,他經常看她的日記,是偷看!

對一個十七歲的少年來說,性早已不是什麽很陌生的事情,在上初中的時候,他就有了自己的初戀,雖然結果是無奈,但從那個時候開始,他早已知道,男女之間的那些事,只是當時害羞,沒有付出於行動,只是拉拉手,擁抱擁抱而已,甚至連吻都沒有。

初戀的失敗,讓他更加封閉自己,但性的欲望越抑制便越強烈,自從這個女鄰居來以後,他就開始在思想?把欲望釋放在這個女人身上,開始的時候他找任何與這個女人有關的東西去手淫,她放在門口的鞋,丟棄的絲襪,甚至她剛用過的手紙,都可以。

晶明白自己有戀物癖,就象大多數男人手淫一樣,這也是男人很普遍的現象,只是自己要嚴重些,所以,他也不太擔心。

可是後來漸漸的,他不滿足於只是站在她門前幻想,一次偶然的機會,她把鑰匙落在門上沒有拔,晶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配了一把,他的手很巧,小學的時候,家?很窮,他父親就教會他給家?配鑰匙了,這對他一點都不困難。

利用自己四點放學,到這個女醫生六點下班的時間差。他開始頻繁的進入她的屋子,他就象發現新大陸一樣,撫摩她的真絲內衣,絲襪,甚至發現她的枕頭下放著一個用避孕套套住的雙匯火腿,顯然是齊眉用來手淫用的,晶經常品嘗上面的味道,他還翻看她的日記,以及一切可以了解她的東西,以便在腦子?形成一個完整的形象去意淫。

在三個月前,他意外的發現了錄象帶,不僅僅是黃色而已,而且全是性虐待,青一色都是女人虐待男人,而且不斷增加,美國,日本的都有。對晶,這是不小的刺激,他簡直是一下子就迷上了這個,在他的性幻想?,被女人虐待的想象占的比重,越來越多。這讓他想起小的時候,自己母親打自己不象父親那樣,只要不聽話就是一頓,而要等到年底,一起和他算,讓他痛苦的不是被母親打在自己赤裸的屁股上的疼痛,而是被迫脫褲子時的侮辱,還有那種無原無故被毆打的感覺,因為一般被打的時候,自己並沒有犯什麽錯,只是母親年底的例行公事!

在幻想中被女人統治讓他面對自己最不願面對的一段往事,和性混合在一起,簡直讓他沈迷。就象Freud所說,當人遭受不可抗拒的痛苦時,就會愛上這種痛苦,把它作為快樂。

匆匆進了自己屋,把菜放好,他便去齊眉的屋,本來有段錄象已經看了一半,但因為菜市場要關了,所以匆匆去了。

不過,他很謹慎,開門之前又敲敲門,才開門進去。

屋?很黑,但他不敢開燈,隨手剛要關門,突然感覺一閃,人便沒了知覺。

仿佛從睡眠?醒來,但沒有夢,晶可以感到這是不短的時間,眼前一片漆黑,周圍一片寂靜,被抓到派出所?不對,味道不對,仍是齊眉屋?的那股空氣清新劑的味道,那種茉莉香型。怎麽?眼睛被蒙著?嘴也被堵住?他試著用舌頭去頂嘴?的東西,什麽也頂不到,感覺到那是個中空的管狀物,直徑很大,撐得他嘴很痛,舌頭在管子?,自然使不上勁!

他試著搖頭,擺脫那東西,紋絲不動,那管子插在嘴?,讓頭都轉動不得!只能向上?手也固定在身體兩旁?他想用手幫忙的時候,發現了這一點,很快他發現,腳也是,腰也是,甚至是頸部?他只能這樣一動不動地躺著!

他沒出聲,他知道如果呼氣,他應該可以通過那管子發出很大的呼嚕聲,但他同樣知道這樣做很傻,明智的做法是沈默!

他身側的手可以接觸到自己的身體,他又明白一件事情,他是裸體的!

這讓他想起他在這?看的一個錄象,講一個女人綁架了一個她中意的男演員,把他關在自己的地下室,訓練成奴隸,作為性工具,滿足自己的性欲。想到這?,他興奮了,他能感覺到自己在博起,很硬,隨之他可以感覺到陰莖上似乎連著東西,沒什麽重量,更讓他吃驚的是,他感覺到肛門被不知道什麽東西堵住了!

時間就在他胡思亂想中慢慢度過。

頭頂有些聲響,好象是有什麽東西在滾動,吱吱啞啞的響,聲音很大,似乎很接近。

響聲之後,一個哈氣的聲音,是個女人的聲音。是齊眉?他不敢肯定,他很少聽她的聲音,更別說是打哈氣的聲音了。

頭發一緊,一只手抓住了他的頭發,隨後他感覺自己的整個生體被向後拖出,似乎自己被固定在一輛軲轆車上,滑行的感覺很奇怪。

他只被拖後一點就停住了,隨後是一些混亂的聲音,有布料摩擦的聲音,有拖鞋擦地的聲音,“***!”聲音很小,這個女人在罵街,是齊眉!我可以聽出來是她的聲音!

一陣水聲,管子?立刻充滿了溫水,聞到淡淡的臊味,是尿?!不對,沒有任何味道。他沒猶豫,開始咽下去,,很解渴。

再次,被推回去。。。。。

他又陷入混亂。。。。。

也許,齊眉可以解釋這一切,她當然可以!

齊眉這一輩子很簡單,用六個字概括,上學,上班,戀愛。上學她很聰明,所以很順利就完成了大學,上班她很漂亮,所以也很受寵,可戀愛就沒那麽幸運了,她有過很多男友,憑她的樣貌,追求她的人很多,但長久的很少,為什麽?那些男孩子都異口同聲說,她很漂亮,但這姑奶奶,我伺候不起呀!

從小在家?,齊眉就是父母的寶貝,無論她要什麽,從來沒被拒絕過。

但這一次,她被拒絕的很慘,她的未婚夫何墨,就在他們計劃要結婚的一個月前,他提出分手,看著已經布置好的新房,她大哭一場,摔門而去。

如果在以前,她可以倒在爸爸懷?痛苦,但現在呢?自從來這個城市上大學,父母已經不可能再在她身邊照顧她,她把希望都寄托在這個男人身上,說實話,沒有他的照顧,她簡直不知道,怎麽生活。剛開始搬到這老樓的時候,她簡直不知道怎麽生活,但她挺下來了,她的驕傲支持著她,沒有男人一樣可以活,她在心?這樣告訴自己。

但是男人卻不放過她!甚至還不是男人!那個小家夥還在上高中!其實三個月以前,她就發現這小家夥偷偷進她的房間,她不動聲色,在家?偷偷放上攝像機,把他的一舉一動都拍下來,準備交給派出所治治這個小流氓。

她通過錄象帶看到這家夥在自己屋?做什麽,他摸自己的內衣,絲襪,翻看日記,這都讓她氣惱,他甚至去聞自己尿盆?沒倒掉的尿!看著錄象,她快氣瘋,但同時她發現自己竟然濕了!

於是,一切有點不正常起來,晶在她的屋?窺視她的生活,她在錄象帶?窺視晶的生活!這樣,直到她錄下了七盤錄象帶!

一個想法在她心?形成,她回憶起自己大學畢業時候曾選的一個論文題目,關於愛情降頭,這是個很古怪的傳說,說在雲南的鄉間有這樣一種藥,女孩給自己喜歡的男人吃了這種東西以後,那男人就會一生一世愛自己。這就是降頭!

在齊眉看來這既神秘又浪漫,所以不顧老師給的題目,甚至親自到雲南偏遠山村,但結果讓她感到尷尬,藥倒是真實存在,也得到了配方,配置也不是太困難,只是過程很。。。。。

原來,過程非常離奇,首先,需要女孩吃掉這種藥,然後找到一個愛自己,並且完全服從自己的男人,讓他吃掉自己的分泌物,包括大小便等等,所有排除體外的東西,吸收?面的藥物成分。然後再讓這個男人射精,得到的精液讓人服用才有效,準確的說這是一種控制神智的藥,無論男女吃了都會無條件服從,而且,神智清醒,只是遇見施這藥物的人才會唯命是從,很是神奇,也很不實際!又有哪個清醒的男人會吃別人的大小便,唾液,汗水,甚至經血呢?所以,齊眉最後放棄了這個論文題目,她實在不好意思把這些寫入論文,導師一定會以為她是變態色情狂。

當然,她知道這樣的男人存在,她讀過很多心理學的書,其中有關於femdom,講女人淩駕一切的控制男人,這樣的男人就會成為這女人的性玩具,別說吃大小便,就是去死都可以,當然這樣的男人很少,多數都只是把這當性遊戲,只有很罕見的才會真為女人付出一切。

在晶的身上,齊眉看到了希望,從他身上可以現出所有這種男人的傾向,只要好好訓練,一定可以征服他的肉體,和靈魂,他還是孩子,所以更加容易。

於是,她開始悄悄誘導他進入性奴隸的角色,首先就是從國外的朋友那?搞到許多femdom的錄象。。。。。

終於到了開始行動的時候,她這天比平常回來的早,其實也是湊巧,正好晶出去買菜,似乎一切都是天意。

躲在黑暗的屋?,她出其不意的用電棍把晶擊倒,然後用手術用的麻醉氣體麻醉。

這足可以讓他昏迷十幾個小時,雖然昏迷這麽久會對智力有些傷害,但她才不在乎,對她而言,晶只是自己要利用的工具而已。

拔光了晶所有的衣服,看著他健美的身體,稚嫩的娃娃臉,齊眉楞了,晶從初中就開始練健美,有著同齡人沒有的肌肉。

齊眉上下撫摩著,手指久久停留在他因昏迷而一直軟軟的陰莖上,齊眉已經失去未婚夫半年多了,對男人的渴望,讓她癡迷了幾分鐘,但很快她清醒過來,她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自己不用這麽心急,總有一天這肉體會完全歸自己享用,包括他的靈魂。

首先是徹底的清洗,包括在肛門?灌200cc灌腸劑,給他清腸,因為她想至少綁住他好幾天,到周末自己才有時間處理他,另外這些天也要磨磨他的性子,讓他適應。最後她還用假陽具塞住他的肛門,防止有大便會流出來。

然後她把晶固定在急救用的擔架上,折疊起來只有20公分高,而且有輪子,很方便。那是她從醫院廢品倉庫拿來的,固定好他的身體,她有拿來藥用漏鬥,插在他嘴?,用手術頭部固定架固定在擔架上。漏鬥又大又結實,把他的嘴整個撐開,既防止他出聲,又讓他的頭轉不了。

齊眉又給他插上導尿管,把導尿瓶一起固定在擔架上。給他戴上眼罩。

最後她給他註射了20cc銷炎藥,這種藥是單位不用了的,因為有副作用,可以導致喪失味覺,對嗅覺也有輕微影響。這麽大的計量,足可以讓他一次性失去味覺!

折騰完了,已經夜?10點了,該睡覺了,要不明天一定遲到!一大早醒來,看看表六點了,齊眉奕奕不舍的離開床,打了個哈氣,伸伸懶腰,漸漸恢復神誌,這才想起床下還有一個小家夥,伸手到下面,抓住晶的頭發,把他和擔架一起拉出來,讓他的頭露出床邊,看不見他的臉,大漏鬥擋在上面。

匆匆套上牛仔褲,穿上拖鞋,連真絲內褲一起把下,劈開腿蹲在漏鬥上方,但一時尿不出來,第一次在別人嘴?尿尿還真是不適應,她低聲罵聲街,不就是嘴嗎?和尿盆沒什麽區別,不久,她開始尿了。而晶因為藥物的作用,沒有味覺,所以只是感覺是溫水,聞到一些異味。

尿完尿,齊眉用腳把晶和擔架一起再踢回床下,趕緊去漱口洗臉,準備上班,心?一直在想,這小家夥還很有奴性,看來早醒了,沒出聲,連我用腳踢他頭,踢回床下也沒叫。

不過臨走時候還是謹慎的把自己昨天沒洗的內褲塞在漏鬥口,他的嘴?,防止他呼救。氣氛很古怪,整個過程沒有任何語言,甚至聲音,晶出奇的合作。

當給他嘴?塞內褲的時候,齊眉瞥見他的陰莖在直立,很漂亮,她冷冷的笑笑,轉身出門上班去了。
上一篇:媽媽的菊花下一篇:寵溺的寶貝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