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sds.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女友的堂妹

女友的堂妹

就在某天下午我接到小若的電話:「老公,我今天晚上過去你那邊唷。」



我翹著二郎腿邊打電腦:「恩,想來就來阿。」



小若接著用一種撒嬌的語氣跟我說話:「那,老公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





我聽她這聲音就知道絕對沒好事:「什麼事?先說來聽聽。」



「人家想跟你借機車。」



「我就知道,又要去哪裡了?」



「人家想跟班上同學出去逛夜市嗎,你機車借我一下啦,我不會很晚回來。」



「阿你們去逛夜市不約我喔?你們要去哪裡的夜市?」



「就竹南夜市咩,唉唷,我們班的你又不認識,而且我還要載人耶。」



「妳這個女人,好啦,什麼時候過來牽?」



「就等一下,大約7點左右。」



「知道了。」



「公公,還有一件事。」



「妳少叫得那麼噁心,又什麼事情了?」



「就是阿,你晚上可不可以去容容那邊幫人家拿一下我的隨身碟。」



聽到這裡,我忽然覺得,這小妮子難得派一個好差事給我,已經一個多月沒看

到容容,不知道她最近過得怎麼樣,這樣正好可以藉機去看看她。



不過當下我還是不動聲色的回答:「是沒差啦,不過容容住在哪裡啊?」



小若聽到我答應,急忙告訴我容容的地址:「就學校門口右手邊巷子轉進去,

一排紅色的房子,第三間上樓,她住二樓。」



「這麼麻煩,妳把她的手機給我啦,我到了打電話給她。」



「恩恩,0918XXXXXX」



「好,那妳騎車小心點,我鑰匙放在門口第二層鞋櫃,妳等一下自己拿去就好

了。」



「謝謝老公。」



記得那天晚上,我自己一個人打點完了晚餐之後,就打了通電話給容容。



不過忽然接到我的電話,容容似乎還是嚇了一大跳。



「容容,我是姊夫。」



「喔、喔,姊夫,有什麼事嗎?」



「沒有啦,就小若叫我等一下過去跟妳拿她的隨身碟啦。」



「喔,好,我知道了。」



「那我到外麵打給妳喔。」



「恩恩。」



「對了,妳有沒有要喝什麼?」



「不、不用了啦。」



「真的不用?還是我拿幾罐啤酒上去?」



說到酒,我似乎可以感覺到,她的心情還是沒有很好,或許她前男友的事情,

還是很影響她吧。



「不好啦。」



「妳少來,我從妳的聲音有聽出來妳想喝喔。」



「真的嗎?」



「妳看,妳這不是承認了。」



「喔,好啦,那不然隨便你啦。」



我們的學校在苗栗的山區裡麵,在這個小小的山頭,隻有一間便利商店,所以

它的生意實在非常好。



等我買到東西出現在容容宿舍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容容下來幫我開門的時候穿了一件寬寬鬆鬆的T恤一件短短的小熱褲,她看到

我,似乎有一種陌生,卻有害羞的表情。



「姊夫我幫你拿吧。」



「不用啦,又沒多少東西。」



「對了,姊夫,我有一個同學在我房間喔,是一個女生啦,她說她剛搬到新宿

舍,房東說要等到下禮拜才能交房,所以這兩天他先住我那邊。」



容容的話,頓時就像晴天霹靂一般,還有個同學在她房間,那今天晚上不就沒

搞頭了。



不對,等等,他為什麼特地要跟我解釋是一個女生啊?



容容打開房門,果然有一個女孩子坐在她的地毯上。



這個女孩子那天晚上穿了一件貼身的小背心,棉質的小短褲,女生好像在房間

都很喜歡這樣穿。



容容看了我一眼:「姊夫,她是我的好朋友,她叫小文。」



我對著女孩子點點頭。



「小文,這是我堂姐的男朋友。」



小文隻是瞄了我一眼,她並沒有特別對我打招呼,從她背上彩繪的刺青可以看

得出來,這個女孩子的個性可能很極端。



我不想讓場麵尷尬,隻好自己圓場:「嗨,你好,妳背後的刺青好漂亮。」



沒想到小文隻是冷冷的回我:「你也懂刺青嗎?」



我隻好低著頭:「不懂。」



容容看我們的氣氛有點僵,她急急忙忙把小若的隨身碟拿給我:「姊夫,隨身

碟給你,再麻煩你幫我拿給我堂姐一下。」



「恩恩,好,不用客氣啦。」



本來我想拿了隨身碟就閃,看今天這氣氛,恐怕這酒是喝不下去了,倒是沒想

到,小文看到我拎了兩手啤酒,主動把我叫住:「喂,你不是有買啤酒?」



我隻好點點頭:「是阿,怎樣?」



「買了就喝阿,還問怎樣勒。」



這麼不客氣的女孩子,我還真是頭一次看見。



好吧,女生都說要喝了,難道我還能不乖乖坐下來陪喝兩杯嗎。



看到我坐下來,容容小聲的在我耳邊說著:「姊夫抱歉,小文就是這樣大剌剌

的個性。」



我揮了揮手,表示沒關係。



記得那一天晚上,我們三個把兩手啤酒喝個精光,一直喝到將近十點,我看小

文跟容容的兩頰都喝得紅通通的。



小文這才站起來,指著我說:「你不錯,不像有些男生叫他們喝個酒一堆理由

,本小姐欣賞你。」



容容也立刻站起來扶著小文:「唉唷,妳喝太多了啦。」



小文一屁股坐在容容的床上:「哪有喝太多,他還能喝,我也能喝。」



容容無奈的看著她:「小姐,妳要睡就回妳房間去睡,別又賴我這裡啦。」



不過小文似乎很習慣這樣的事情,容容話才說完,我看她老實不客氣倒頭就睡





「容容,她常常睡妳這裡啊?」



容容點點頭:「對阿,每次都這樣。」



「她沒有男朋友嗎?」



「有阿,不過她男朋友不是學生,聽說好像是一個開刺青店的。」



「難怪她背後的刺青那麼特別。」



容容一邊跟我聊天一邊收拾滿地的垃圾。



我看著容容纖細的身影,不知不覺的思緒就飄回到那天晚上。





容容拿了一條毛巾:「姊夫借我過一下,我去把毛巾弄點水,我把這裡擦一下

。」



容容的房間實在不大間,其實大學生的房間都很小間,尤其是這種一人套房裡

麵擠了三個人。



看到容容走進浴室的時候,我大著膽子也跟了進去。



我忽然一把抱住正在洗毛巾的容容。



她似乎被我的舉動給嚇了一跳,手上的毛巾掉在地上。



「姐、姐夫?」



「恩,一個月沒看到妳,最近過的好嗎?」



一句話問的容容一陣沈默,我抱著她,在她的身上有濃濃的酒精味,但是卻也

有一股淡淡的髮香。



我似乎可以感受到她有點抽搐的身體,她在哭吧。



容容搖搖頭:「不好。」



我再也忍不住,我把她轉過來。



她濕潤的眼眶,那一對大大的眼珠,我忍不住,吻了她。



容容有點被我的舉動嚇到,一開始她還有點抗拒,可是我強勢的抱著她,有點

霸王硬上弓的把舌頭伸進去她那滑膩的嘴巴裡的時候,她就屈服了。



我把手慢慢的從她纖細的腰往下滑,慢慢的撫摸著她高聳的小屁股。



這一個深情的吻讓容容似乎也有點忘我,她沒有注意到,我另外一隻手已經不

規局的伸進她的衣服裡麵,緩緩的爬上她那柔嫩彈性十足的奶子。



感覺到我大手遊移在身上,容容害羞的縮了縮身子:「姊夫,不要啦,小文在

外麵。」





「沒關係啦,她醉死了,天塌下來我看她都不知道吧。」



容容推開我的手:「不行啦。」



「哪有不行的事情。」我保持一貫強勢的作風。



一邊吻著她,一邊兩手都不客氣的搓揉著她的大奶。



容容被我逗的呼吸聲越來越重,我看她忘我的樣子,趁她不注意,右手老實不

客氣就滑進她的小短褲裡麵。



下體私密柔嫩的地方被我撫摸著,這時候的容容根本兩腳無力,我感覺到她下

體的淫水不斷滋潤著我的手指,容容的身體也越來越熱,彷彿在對我訴說著無言的

邀請。



我慢慢把容容的衣服脫掉,讓她背對著牆壁。





「姐、姐夫,不行啦,小文、小文還在外麵。」



對於她最後的掙紮我根本直接無視,一邊把她全身扒個精光,一邊脫下自己的

褲子。



我拉著容容的手去摸我已經漲到發紫的肉棒,可能是她對於做愛這件事情沒有

很多經驗,我看她害羞的隻敢輕輕撫摸,不像小若那樣一看到就恨不得把我吃下去

一樣。



「乖,屁屁翹高。」



我一邊撫摸著他白晰的屁股,一邊鼓勵著她。



容容似乎也感受到自己的下體早就是泥濘一片,聽到我的話,她難得乖乖扭捏

的把那早已被淫水溼透屁股噘起來。



「姊夫,要溫柔一點喔。」



我一手抓著她的腰,一手撫摸著她的屁股,然後把腰一頂。



「嗚...」



容容下體被我直接插入,不過她可能是害羞礙於小文還在床上,聽她強忍著被

我侵犯而不敢叫出聲的樣子,反而更勾起我的性慾。



我毫不客氣擺動著腰,隨著我的節奏,肉體與肉體之間碰撞出那極其淫亂的「

啪啪」聲越來越大。



容容緊張的回頭:C姐、姐夫,小、小聲一點...嗯...小聲一點,啊.

..」



我從牆壁上拉了一條毛巾下來塞到她手裡:「不想叫就咬著。」



我感覺容容漸漸克製不住自己身體裡的欲望,她接過毛巾,用一種哀怨的眼神

把毛巾咬住。



看著她不斷晃動的大奶,被汗水沾濕的長髮,還有漫漫淩亂的眼神,我知道她

已經開始享受肉體衝擊所帶給她的快感。



「碰!」



忽然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嚇的我跟容容一下子都停下動作。



隻見小文站在浴室門口,一臉惺忪宿醉的走進浴室。



看著我跟容容全身赤裸的樣子,小文似乎沒有特別注意,我看她失神失神的走

到馬桶邊,這時候我趕快縮在浴室角落。



小文看了裸體的容容一眼:「妳在洗澡阿?」



容容一臉疑惑的看了看蹲在一邊的我,然後點點頭:「對阿,我在洗澡。」



我看小文就在我們兩個麵前把他的小短褲脫下來:「那個男生回去了啊?」



容容不敢置信的又瞄了我一眼:「對阿,小文妳到底喝多少阿。」



小文搖搖頭沒再回答,我看她似乎是打算睡在這馬桶上了。



「溪哩溪哩。」一陣流水聲傳來,尿液從小文體內排出。



我實在忍不住,偷偷把頭湊上去,容容看我的舉動,她嚇的想阻止我,不過我

本來就蹲在角落,她的動作哪有我快。



我看到小文的白白淨淨沒有半根毛髮的私處旁邊,竟然被紋了一隻彩色的蝴蝶

,小文的陰道黑黑的,不像容容是這麼極品的粉紅色。



我本來還想伸手去摸小文的私處,不過她猛的擡頭,我被她的大動作給嚇到又

縮回去。



就看著小文抽了兩張衛生紙擦一擦下體,然後就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走了出去





我跟容容無奈的對看一眼,容容大口大口的喘了一下:「好險,還好她喝醉了

,不然超尷尬的,不過真的能醉成這樣喔?」



我點點頭,我的心裡卻有別的想法,容容說得一點都沒錯,真的有人能醉成這

個樣子嗎?



但是呢,想法歸想法,眼前還有一個全身赤裸裸的大正咩等著我去品嘗,雖然

有點意外的小插曲,不過我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她。



忽然我一手抱著容容,又把她轉了過去。



「疑?姐、姐夫,還要啊?」



「啪!」清脆的聲音,我輕輕拍了容容的屁股一下。



容容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尖叫了一聲「啊...」



「當然要繼續阿,乖,屁股翹高。」



「可、可是小文...」



我有點霸道的不容許她跟我討價還價,當下我一把抱著她的腰,把她上半身輕

輕往下壓,下體就這麼長驅直入。



「啊...姐、姐夫,不要...」她的求饒對我來說一點效果都沒有。



不管小文是裝的還是真的,我已經知道他不會再醒過來了,這也就意味著,我

可以盡情的搞翻眼前在我下體婉轉承歡的大正咩了。



「啪、啪、啪」淫亂的肉體的碰撞聲,這一次變本加厲的在浴室裡響起。



看著容容白晰的背部,我的手毫不客氣繞到前麵去搓揉著她不斷晃動的乳房。



我感受到,第二次的抽送明顯比第一次盡興,而容容下體那私秘的腔道也因為

我瘋狂的進攻而不斷收縮。



看著容容顫抖抽搐的大腿根部,我實在不忍心讓她繼續這樣站著讓我占有,我

抽出早就被她淫水給弄濕的肉棒。



容容看我退出來,一下子也沒有改變那淫亂的姿勢,她隻是披頭散髮的轉過頭

來看我:「姊夫,怎麼了?」



我坐在馬桶上,挺著昂然不倒的肉棒:「來,坐上來。」



容容的眼神似乎有點渙散,她麵對著我,張開她的修長白皙的大腿,直接跨坐

在我身上。



我抱著她,我們用力的親吻著,在對方的口中貪婪的吸取著彼此的唾液,這小

妮子的骨子裡,果然也有她老姐那一種淫亂的性慾。



如果是小若,這麼刺激的遊戲,她早就自己騎上來了,哪還輪的到我發號施令





「自己插進去。」我抱著她,輕輕在她耳邊用氣音說著。



容容害羞的兩頰緋紅,不過早就被慾火焚身的她,還是乖乖的抓住我的肉棒,

抵住自己濕滑緊縮的腔道。



「啊...」



容容自己把身體一沈,我的肉棒一下子整根沒入她的體內。



「還不自己動。」我一邊吸著她那粉紅的奶頭,一邊下命令。



容容害羞的別開頭不去看我,不過她纖細的腰已經開始擺動,第二次的性愛,

這小妮子似乎放開很多了。



容容慢慢的加速,我的腰也配合著她的速度一挺一挺著,淫亂的節奏,聽到容

容騎在我身上的呻吟。



將近數十下的抽送之後,我明顯的感覺到她的下體開始收縮,那是一種極度快

速的抽搐,有了上次的經驗,我知道她快高潮了。



「姐、姐夫,我不行了...不行了啦...」



她淫亂的身體壓在我的身上,就看她一邊說不行,一邊快速擺動她的腰枝。



「啊...啊...」



一陣灼熱的感覺傳來,我清楚的感受到,這小妮子的身體瞬間變得異常敏感。



「姊夫,好奇怪的感覺...不要..不要。」



容容擺動的速度慢了下來,我哪肯放過她,我下體頂著她的小穴,當下一把把

她抱起來,她的兩隻腳還跨坐在我身上,我直接用兩隻手把她整個人擡起來。



「啪!啪!啪!」比剛剛更清脆的聲音在我的小腹跟她的大腿間傳來。



容容明顯受不了我最後的衝刺,她已經完全不顧小文就在外麵,大聲的呻吟著





「姐、姐夫!不要...不要...身體好奇怪的感覺...好熱...我好

熱喔...啊...啊...啊啊...」頓時感覺到龜頭傳來陣陣麻癢的感覺。



在這裡可不是我房間,這裡沒有避孕藥可以吃,我又沒戴套子,我急忙把肉棒

從她的體內抽出來,為了這個動作,我看到容容的身體趴在我身上一陣瘋狂抖動。



我把容容放在馬桶上,用一根已經敏感到發紫的大肉棒去餵她,不過剛塞到她

麵前,容容就把臉別開,我隻好把灼熱的精液全部射在她白皙的臉上。



容容坐在馬桶上,她的下體還是忍不住抽搐,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我看她的小

穴裡麵高潮過後的淫水不斷噴出來。



聽說女孩子高潮會不會噴水是看體質決定的,看來容容的體質,就是屬於這種

會噴水的。



「容容,妳又尿尿了。」容容聽到我笑她,一下子害羞的趕快把頭轉開,我輕

輕撫摸著她剛被撻伐過的小穴,她隻是全身像沒有骨頭一般軟倒在我身上。



現在的她就彷彿一隻剛發情完的小貓,任由我的手遊移在她身上的每一吋肌膚

,她隻是慵懶的發出一點點讓人心神蕩漾的呻吟。



那天在浴室哩,我跟容容一起沖了個澡,小文就睡在外麵,關於這個全身刺青

的女孩,我是很有興趣的,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原來她就住在我那邊的宿舍。



學校外麵的學生宿舍房東是不會管你跟誰一起住的,可能隔壁就是一個女生我

也不知道,我也是到後來才知道,原來小文的新房間就住在我的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