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sds.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禁臠(第五章)令人費解的媽媽

禁臠(第五章)令人費解的媽媽

第五章令人費解的媽媽



(1)



回到家的第一個夜晚,周正試著要推開媛媛房間的門時,發現門卻鎖住了。

想起媛媛在回家的路上說「遊戲結束了」的話,對那過去狂歡的日日夜夜根本不

當回事的態度,深深地刺傷了周正。



他又從裡間走到外間,站住傾聽一陣,又向前走幾步,又站住。他覺得在他

行走的時候還有另外的腳步聲跟在他後面,他又走動起來,故意把腳步放重,他

希望能淹沒那另外的腳步聲,但那另外的不屬於他自己的腳步聲總在。周正悄悄

地坐下,一種想哭的感覺在他的體內亂竄,尋找眼淚,可是沒有眼淚。他抱緊自

己的肩胛,視線盯著空中的一個地方,不一會便模糊起來。



作為一個母親,在自己的家裡故意地躲避兒子的糾纏,剛開始,周正還以為

媛媛只是有些嬌羞或是女人身上的不適,做出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然而很快

他就明白媛媛是真沒當回事。



他們的生活恢復如初,媛媛一如既往地晨間到公園散步,午睡片刻之後又到

會所打麻將,晚上就在家裡看電視。周正則晝伏夜起,整天忙碌一些毫無意義的

事。但不難點看出,這段時間裡,媛媛身上發生了輕微的變化,她的臉紅潤了,

皮膚白裡透紅,豔得掐出水來似的。她的身子也愈發性感,胸前的乳房似乎鼓脹

起來,走動時晃蕩著撲撲亂跳,她的屁股更加高翹,渾圓得把那條腰襯得柔細。

還有她的衣著,以前過露過緊的現在也穿上身了,甚至那些超短的裙子或窄小的

短褲她也勇於穿著在附近招搖。



媛媛若即若迎的態度很讓周正苦惱,當他在廚房裡從背後摟住她的腰時,她

回過頭對莞爾一笑,說:「不要胡鬧,正兒,我是你媽媽。」那時,周正堅硬的

陰莖正頂在她的屁股上,媛媛躲閃開,她說:「正兒,你該找個女朋友了!」一

句話讓周正雄風盡失,心灰意懶,他悻悻的離開了廚房,在餐廳等待著媛媛的晚

餐。



晚餐很簡單,一菜一湯還有一個肉,對於飲食他們都沒有特別的奢求,在家

裡周正主張的是簡易可口。媛媛把菜端上餐桌,又彎腰給他盛過一確定米飯,沖

他淡淡一笑,才婷婷嫋嫋地自他身邊飄過,去廚房把湯端上來。他兩眼緊緊地盯

著媛媛豐滿的嘴唇、碩大的乳房、在黑色睡衣裡凸現的乳頭,還有那雙隱藏在黑

色透明的真絲裙底的修長的大腿,欣賞著飄動的裙子裡臀部一閃一現。



她坐在他的對面,筷子撐在碗子裡吃得很慢,周正問道:「媽媽,最近怎晚

上也出去了?」她說:「閒得無聊,電視也不好看。」但周正清楚,她根本就在

躲避著他。媛媛一直像一隻貓戲弄捕捉到的一隻老鼠一樣,這使周正十分惱怒,

更主要的是因為他的陰莖經常處於亢奮的狀態,又是總不能得到滿足。



「你晚上也多出去走走,別總悶在家裡。」她說道,把碗連同桌上的剩菜端

走。周正也把手中的碗送到廚房,他看見在洗碗的她項背完全露了出來,他就禁

不住朝她慢慢地走了過去。可是他還沒有挨近她身邊,媛媛就會倏的一下轉過身

來,截住他道:「你想幹嘛?」周正真恨不得回頭就溜,可是他的腳卻像生了根

一般,一臉通紅,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他總希望能隨心所願地撫摸她的身子,

可就在這節骨眼上總是遭到拒絕。



後來,周正終於知道媛媛晚上都去廣場跳舞。晚飯後媛媛便急忙洗澡梳妝,

周正見她穿著無領無袖的白襯衫,下身是一條紅色的短裙,裙子過於緊繃,便在

兩側開了衩,一張臉濃抹重彩豔得如出水芙蓉。周正突發奇想,他道:「媽媽,

我跟你去跳舞。」



「你去了幹什麼?你又不會跳。」媛媛沒理他,徑直地走出去,反身把門閉

了。周正無聊地在家呆了一會,禁不住也跟著去了廣場。



離家不遠的廣場綠蔭環聚,郁郁蔥蔥,兩旁的合歡樹、捂桐樹都很綠,但也

綠得乏了,騎自行車或步行的人可一路受著林萌的遮蔽。夜裡更顯得陰鬱,樹葉

脆弱,沒風時也有自枝頭接二連三如沙漏般往下掉,不像柳樹輕薄依舊,有事沒

事翩翩起舞。跳舞的一角熱鬧非凡,場地上空拉了五彩紙帶,懸了一些燈炮,倒

也喜慶,成對的男女穿梭在中央的空地上翩翩起舞,表情幸福。



周正就在場地外找了一個空位,透過站在面前的人群身體縫隙看著舞場中移

來移去的各種細腳、纖腳,在人圈外靜靜地觀舞,彷彿置身喧鬧之外。舞場的燈

光、音樂、舞步瞬息萬變,唯他一動不動。



過一會,他便見到了媛媛,她讓一個中年男子摟擁著旋轉,那男子一張白淨

欣長的臉,那雙不大的眼在月色光影下熠熠發亮。媛媛在別的男人懷中旁若無人

般自我陶醉,跳起舞來的媛媛輕盈敏捷,伴隨著激烈狂亂的拍子,紅裙子下面的

雪白大腿隨著節拍或繃直或伸屈,很有誘惑力。



媛媛跳得十分奔放自如,男人跟不上她,顯得有點笨拙。後來,她發現了周

正,走過來,臉上掛滿了晶瑩的汗珠,一綹頭髮覆在腮上,身上的襯衣浸濕了,

緊緊地裹住她身體。她用紙試擦著汗珠,她向週圍的朋友介紹了她的兒子,周正

隨後輕聲地在她耳根說「我是她的乖乖虎」,媛媛便不悅地瞪了他。



身材挺拔的周正讓人刮目相看,迎面圍聚在跟前的淑女和少婦人的臉龐絡繹

不絕,各秉風姿.或嬌嫩或妖媚或端莊或嫻雅。後來周正經不住那些人的慫恿,

便摟著一稍為年輕的女人進了場地中央,聽人說她是這裡的舞蹈教師。



周正四處環顧,跳著,伸著腿,不時踏到他的舞伴腳面上,在週圍每個人的

臉上打量察看。那女的好像習慣了,她帶著周正,嘴裡幫他唸著節拍,漸漸地周

正的步子也從容了,她就緊緊貼緊他。



周正見她的頭髮光溜溜的梳在腦後,挽了一個髻,好像全世界搞舞蹈的人都

會統一梳這種髮式。嚴格的說,她不算是什麼美人,但總體儀態迷人,屬於那種

有味道的女人,也就投其所好的跟她調調情,那女的頓時全身像注滿了雞血一樣

激動起來,把個身子扭擺得如疾風中的柳樹,一對豐乳更是在周正的胸前磨蹭。



到了休息的時候,媛媛就走過來,瞅著沒人時她說:「正兒,你不該到這裡

來,你會學壞的。」周正臉上不屑一顧,他說:「怎就學壞了呢?若這樣說,你

不也是在學壞嗎?」



「我們回家吧?」媛媛說。她的聲音十分低啞,說話時又急又快,本來周正

真的想回家,聽她這麼說,反而賭氣地回到了那裡,再次將那女的摟進了場地中

央。周正褲子裡隆起的一堆碰到了她的小腹,她似有所發現,臉上現出十分曖昧

的笑,周正見她並沒拒絕,索性將她的腰摟緊湊近了他。



跳著跳著,他們就離開了場地中央,就在旁邊的半人高的丹青樹後面,周正

緊緊地按住她的腰把臉貼了過去,那女人立即順從地仰起臉,雙眼水汪汪地對著

他。「沒想到媛媛姐竟有這麼帥的兒子。」她說,那時他們幾乎不改變位置,只

是扭動腰原地踏步。周正發現她的面頰開始發熱,可以感受到手心發出的汗了,

這時他讓嘴唇貼緊她的耳朵悄聲說:「不僅帥,還很壞。」



「我就喜歡壞壞的男生。」她喘息著說,並將嘴唇微啟撮成一圈等待接吻,

陶醉地閉上了眼睛。但周正沒有吻她,用雙手摟住她讓她停止了跳動。她的全身

發出一陣充滿快感的戰慄,她喘息著把周正那一頭乾燥而又柔軟的頭髮揉亂了,

並讓自己的恥骨擦著他,下腹部一陣痙攣。



周正只是故意輕吻一下她的額頭,但當他擡起頭的瞬間,他發現媛媛就在丹

青樹的另一邊,她怒目而視,像是讓人侵佔了領地的一頭母狼。那女的也一驚,

隨即綻放著笑臉:「是媛媛姐。」



「你們真夠無聊!」媛媛怒氣未消。聽著媛媛說出的「無聊」一詞,刺傷了

她的自尊心,讓她心裡頓時生出惡意,而這惡意在她剛剛讓媛媛攪了好事的時候

還朦朧著。「你生什麼氣?犯得著嗎?」她也惡言相向。



「他是我的兒子,我說不得嗎?」媛媛先發制人,令周正刮目,他從沒見過

媛媛強悍刁蠻的另一面。



那女的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大聲地說:「可他是男的,是男的就想和女人相

好!」



「我的兒子和誰好都沒關係,就是不能跟你!」媛媛又強調了這個,讓她非

常惱火,她暴跳如雷:「我怎麼啦?你說我怎麼啦?」



「你怎麼啦還得著我說嗎?這裡誰不知道,你就是見不得英俊年輕的男人。

哪個女人像你一樣,見到男人就挪不動腿,像蒼蠅一樣嗡嗡地往上湊?這裡哪個

女的讓丈夫追得滿大街地跑?哪個女的在大庭廣眾之中讓丈夫搧了巴掌?你丈夫

就在那頭,要不要我把他叫來?」媛媛話裡充滿了嘲弄。周正發覺她的話一多就

容易失控,喪失掩飾就容易傷人。



「好你個鄭媛媛,老娘看你有個心儀的兒子才讓著你,你倒好,出口傷人專

揭人家的短處!我喜歡年輕男人怎麼啦?我就是喜歡,你要是有丈夫,不信我把

他勾上床去!你兒子又怎麼啦,難不成你要把兒子當老公使,才這樣吃酸呷醋?

老娘今天就跟你說白了,你好好看緊你的兒子,哪一天我把他弄上床去,還要讓

你過來瞧瞧!天下的寡婦怎麼都這樣,自己沒了男人也恨不得天下的女人都沒男

人!」



這突如其來的怒罵刺激了媛媛,頓時被自己失控的情緒籠罩了,彷彿她剛和

魔鬼同過浴,渾身上下都浸滿了傷人的毒汁。周正見她氣得渾身發抖,她的嘴唇

哆嗦著就是說不話來。這時那女人就在周正跟前,她得意洋洋地對著周正,這令

周正憤然而起,他猛地揮起巴掌,狠狠地搧在她的臉上,頓時感到她的臉上出現

五個指印。



周正縮回手臂左右看看,已經開始有行人注意他們,有人高聲大叫:「打架

了!」隨即就圍聚過來了一大堆的人。那女的捂著一邊的臉嚎啕大哭,這時上來

了一男人,看來是她的丈夫,他連聲問:「你怎麼啦?」



「他打我!」女人手指著周正。見那長得粗壯的男人上來,周正豎起食指對

著他說:「是她汙辱我的媽媽!」話音剛落,左邊臉上已經重重挨了一拳,他踉

蹌兩步倒在了地上。「你講不講理?」周正試圖站起來,又一腳悶在他的臉上,

他擡腳又朝周正踢過去,周正面朝下已經用手臂護住頭,他的第二腳踢在了周正

的手臂上。



這時媛媛竟像隻發怒的野貓,她竄了上去,用膝蓋猛頂著那個人的屁股,往

那人身上吐唾沫,手抓、頭撞、腳踢,周正也趨勢扭住了那男人,兩個人跟他竟

打得難分難解,一時也不處下風。



好容易才讓人拉開,周正然後後退兩步,光線不好,但仍能看見他的週圍蔓

延的血跡,晚上,血是黑色的。媛媛猛地撲到周正跟前,小心地拭去他臉上的血

漬。他感到心裡有種難以形容的坦然,每一次劇烈的疼痛向他襲來時,都好像是

對他心靈的一次溫情的撫摩。